澜沧江边的夜晚

类别:唯美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2-06 | 人气值:599
  热带植物是不能小窥的,也许在白日里那它们都素面清影像一个淡然的人那样不留声色,然而到了夜上浓妆,它们也会不甘寂寞似的,发出一阵了阵的香来。原本只想在竹楼看看风景,哪知走到阳台突然暗香四涌,周围变得异常的娇艳,看楼下不时出没身着民族服装的青年男女,惊鸿一瞥,勾起我下去走走的冲动。我是知道的,不过走四五百米,就到江边了。
  
  它的名字叫澜沧江。这是每本小学地理书上都会出现的名字。
  
  此时,它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安静的流淌着。
  
  这里离热闹的市中心夜市是远了些,但是这里有船。放眼四望,也不比城市的夜市逊色。有唱歌动听的傣家男子,还有卖花的哈尼姑娘和在大排档面前吆喝的小贩。
  
  虽然我穿了傣家风情的筒裙,聪明的小姑娘江边还是看出了我是游客。
  
  “过来坐坐吧。”她的普通话不是很娴熟,但感觉那样的声音有细软的灵魂,不过她真是个好姑娘。她用纤细的手给我倒了一碗茶,闻一闻,有糯米的香醇。
  
  闻着边上香茅草烤鱼的味道,我不禁吞起口水来。一想到自己那不争气的胃,两个月前才因胃溃疡从医院回来,我的整颗心就不由不分说的叮铃铛锒的碎了。
  
  我不能吃辣,也不能喝酒。澜沧江啤酒,我远离它的时间已经很长了。
  
  版纳的吃食,向来就是与众不同。如果你到版纳来,不尝尝这里的小吃和烧烤,就等于没有来过版纳。外来游客都管版纳的吃食叫“傣家疯味”,而不是风味。
  
  我挣扎了许久还是要了一份“能贺耶”,就是猪脑子。这是我逢吃烧烤必吃的食物之一。
  看到旁边的小伙子,把洗净的猪脑放在一块芭蕉叶上,再放上鲜肉,香菜,姜,蒜,葱等等佐料,过程略去,以防偷师,嘿嘿。
  
  我偷偷问江边,旁边那个一直忙碌的小伙子是不是她男朋友,江边就羞涩的笑起来,我猜对了。因为傣家男人在结婚以前是很少干活的,如果她想娶哪个姑娘,则必须在姑娘家干三年苦力才能娶,而这三年是小伙子整个婚姻生活的代价,结婚以后所有的家务劳动、耕田犁地则都是姑娘家的事了,男人则在家中抱着水烟筒无所事事。
  
  一小会的时间,猪脑已经蒸好。拔开那些五花八门的佐料,我专吃猪脑,一小勺,入口即化,胃与心的满足也在这时候一滴一滴的溢了出来。
  
  山就在对岸,静静的对着这俗市的烟火。远方传来隐隐的歌声。
上一篇:那段难忘的岁月
下一篇:没有了
你可能感兴趣的